您好,wuli法师欢迎你!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广告合作

第五课:魔法才能




第五课:魔法才能

第一节:简介-天赋和才能

与很多人一样,我也不是出生在魔法家庭的孩子。但是我是一个天生的魔法师,而且我也一直在寻找我的魔法遗产。当我还是一个小小的魔法小孩时,我对魔法才能和超自然能力学说特别着迷。我看过很多神话、童话、科幻小说和奇幻小说,那些故事中的人就像超人一样,拥有“超越常人的力量和能力”。在我找到其他跟我一样的人和进入魔法圈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就已经开始学习所有我能找到的关于超自然现象的东西。随着对这些才能的研究学习,我也开始练习,努力想要让自己也拥有这些能力。因为那时候没有老师来对我进行指导和训练,我不得不自己整理练习内容和训练计划,而且我比其他一些有人陪练的人做得更好。

第二节:术语:超自然才能的归类

世界上存在着各种各样的超自然现象和才能。几乎每个人都会在有生之年遇到一些这样的事情。天分越高,训练越多,你所显示出来的能力就会越强大。在许多情况下,这些天分会在青春期的时候崭露头角,在那个时候它们就会变得十分强大。这就是你进入魔法学徒期的最佳时刻,而且,在魔法界中,这可能就是举行成人礼的时刻。

科学方法要求系统的观察、研究、理论,以及经得起考验及反复验证的实验。在检测普西科学(Psi-sciences)时出现了一个问题,因为要做到心灵感应的随叫随到是非常困难的,想要在一个控制的环境之下做到心灵感应也是很不容易的。普西(Psi)能力是确实存在的,但它们通常在不经意的时候表现得最好。

以下列有一些最重要的超自然天赋和才能。然而我从未听说过有人能够全部做到,许多人能够做到其中一个或者数个——而且作为一名魔法师学徒,你可以学着做到其中的一些。我将提供你一些我曾经做过的练习,如果你认真学习,我相信你会对自己的能力感到惊讶的。

共感(Empathy)——“感受”他人的情感、身体疼痛或者病症。共感有两个特色:接受和投射。接受共感是“抓住”他人的感觉。当你身边的人高兴或悲伤时,你也同样会感到高兴或悲伤。投射共感是他人的情感受到你的“影响”。如果你是投射共感,当你高兴或者悲伤的时候,你身边的所有人就会跟你有同样的感觉。共感对于移情和疗愈是十分重要的,但是你必须学着去控制的共感能力,因为对于一名具有这种能力的人来说,很容易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界线——你不知道该在何处终止你的共感,也不知道其他人会从什么时候开始受到你的影响。

心灵感应(Telepathy)——这个词从字面意义来看是指“远程感觉”,这一点看起来和共感一样。但是心灵感应是形容心与心之间想法和影像的直接交流,而不仅仅是感觉。心灵感应包括“听到”他人的想法(“读心术”),或者可以将你的想法投射给他人。

念力(Psychokinesis)——“心灵制动”。不在身体上接触他人而制动或者影响对方。这是最罕见最困难的普西才能之一。当念力通过一定的距离发生时,就可以被称为心灵促动(“远程控制”)。有时,这一点会在青春困惑期,发生家庭不和睦或者家庭虐待的时候自然出现(详情请看吵闹鬼)。

控火能力(Pyrokinesis)——“火的移动”。仅仅通过心灵的力量点燃或者控制火焰。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叫做控火者(Firestarter)。

吵闹鬼(Poltergeist)——这个词意为“吵闹的鬼”。它指的是自发的念力和通常看起来像是萦绕于心的神秘响声。这些现象一般与青少年度过主要的心理变化期——尤其是青春期和性冲动期的创伤有关。在这期间,超自然力量可能会完全失控爆发出来。

疗愈术(Healing)——减轻疼痛和炎症,促进组织再生和其它治疗的能力。通常通过“按手礼”完成。

超视力(Clairsentience)——“清楚的意识”。能够感知或意识到那些超出“常规”感觉的现象。每一种类型的“清楚感知”都有一个名字。

千里眼(Clairvoyance)——“清楚的视力“。能够“看到”不在视力范围内或者常人看不见的事物的能力。有时这个词会用来形容特别敏锐的视力。

顺风耳(Clairaudience)——“敏锐的听力”。“听到”听力范围外或者常人听不到的声音的能力。也指对内心的声音或者微妙的声音输入的敏感性。

超能触感(Clairkinesthesia)——“灵敏的触觉”。感觉到身体碰触和来自无形物的压力的能力。

超能嗅觉(Clairolfaction)——“灵敏的嗅觉”。闻到或感觉到无形之物或其它维度的气味的能力。

超能味觉(Clairgustance)——“细腻的味觉”。尝到或感觉到无形之物或其它维度的味道的能力。

心灵占卜术(Psychometry)——通过心灵感应和接触来感知个体经历的能力。与警方共事的心理学家通常是心灵占卜师,他们能够通过触摸凶手的武器或受害人的任何物品来“看到”犯罪过程或者确定罪犯。心灵占卜术同样也被一些高级的心理学家和治疗师们所采用,他们能够看出病症或者身体内部的症状——甚至是那些他们从未见过的人——只需要触摸到那个人用过或者穿戴过的物品。心理学家通常会通过自己的身体来“感受”这些病症。

预感(Precognition)——“先知”。在事情真正发生之前了解或者感知其即将发生。这一点可能会发生在“真实的睡梦”中或者清醒时的想象中。有时,预见的信息是乱七八糟的,而且并不清晰,只显示出些许“苗头”。

似曾相识(Déjà vu)——“已经见过”。我们最可怕的感觉就是“曾经到这儿来过”。一种突发的神秘的认知感,忽然让眼前的场景无比熟悉。你所在的位置,所经历的事情,都仿佛曾经经历过,但你却没有这样的意识。一些似曾相识的例子也许是“记住了”一些有预见性的梦境的结果。

星际投影(Astral Projection)——“脱离身体”的旅行。这也叫做空中飞行,就像是在做梦,你可以翻山越岭去到一个遥远的地方或者次元空间。但也可能是你超脱躯体并俯视它的一种感觉,正如常见的濒死体验一样。

旅梦(Dreamwalking)——作为一个有意识的访客进入别人的梦境,做梦的人可能会也可能不会看到或记住旅梦者。

心灵传送(Teleportation)——“远程传动”。从一个地方消失,然后在另一个地方突然出现。通过能量转换将物体进行空间传送,然后在终点将能量再次转换成物体,就像电影《星际迷航》中的运输机。这也可以用来表示人的灵魂出现在另一个地方。

悬浮(Levitation)——从字面上看,这是万有引力的对立面,就像是在对抗重力。不依赖任何物理方式的支撑,使自身或其它物体脱离地面。悬浮是舞台魔术师最常用的幻术。

附体(Possession)——进入一个人的意识,通过他的感官来观看和倾听。入侵者(不论是人还是其它生物)可能会也可能不会“接管”并控制被入侵者的身体——被入侵者可能察觉得到也可能察觉不到。当对动物做此类事情时,就叫做“借体”。

时间旅行(Time Travel)——将你的意识投射到过去或者将来——通常是进入到那个时期某个人的思想中。你可能和你的密友一起穿越时空,也可能独自旅行。

通灵(Channeling)——故意让自身意识脱离“驾驶员的位置”,并允许另一个人的意识入驻其中,并在你无意识的时候通过你来发言。经常做这些的人被称为灵媒或者灵渠。通灵的过程主要是和亡灵打交道,但也会是一些非人类存在,比如动物灵魂和外星人。

隐身(Invisibility)——不被别人发现或看到的能力。许多人称其为“障眼法”。另一种隐身术叫“回避”空间。

变身(Shape Shifting)——通过模仿他人的外表、动作、行为、语气,以及声音,暂时“变成”其他人或其它生物——甚至会让别人以为你就是那个人或那种生物。这也包括披上动物的外皮,并用四肢行走,或者蹲坐在地上对着月亮嚎叫。有时,变身可以通过附体(“借体”)、心灵感应,或是移情——实际上是“进入”主体来完成。“半人半兽”的生物,比如狼人,就是变身者有意无意变形后的模样。那些故意变成动物的人可以被称为动物变形人(Animorphs)。

“魔令”——一种强大的“命令语气”,能够让人不经过思考瞬间服从命令。沙丘魔堡的“边?积利利” (The “Bene Gesserit” of Dune)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军官和警察会在魔令的使用上进行特殊训练,就像大魔法师和高级祭司一样。

第三节:冥想和可视化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常常练习记住不同地方的布局,比如我房子的内部结构,人行道的延伸,或者森林中熟悉的那一部分,然后将画面牢牢记在脑中,就像一张地图一样。我能够闭上眼睛穿过这些地方,根据我的记忆来“看”并导航。当我来到各种各样被我可视化的障碍物所在之地,我会停下来,伸出手去摸摸它们。如果在我以为有的地方并没有这些物体,我会睁开眼睛,回到起点,重新开始。这就是我对可视化——一种基本的魔法技巧的最早练习。我建议你试试……

下面,我会提供更多的有关上文提到的超自然才能的练习。不要马上练习它们,也不需要全部练习。但是,如果你对其中的一些感兴趣,想要学习,而且你也有这些方面的天赋,这些练习是会有帮助的。记住,练习越多,做得越好!

身体操控

在日常生活中,你要抓住一切机会练习身体操控。如果你觉得累了,在休息之前一定要强迫自己再多练一会儿;如果你觉得饿了,在吃东西之前,再多练半个小时;如果你渴了,喝水之前再坚持一会儿。练习在平衡木上行走,做做体操运动,倒立、翻筋斗和后空翻。学着抛球、转火。成为一名优秀的舞者。

学生时期,我就开始练习屏住呼吸了。我用挂在墙上的大钟来为自己计时,通过不断地练习,到最后我可以屏住呼吸四分钟,这种练习大大提高了我的肺活量。五十年后的今天,我还能完全在水下游过一个奥运标准游泳池,而且,在加利福尼亚海岸潜水寻找鲍鱼的时候,我在水下呆的时间比同行任何人都长。

另一种身体操控是掌控你的面部肌肉。我站在镜子前面几个小时,练习怎样使我的眉毛各自挑起和放下,怎样扭动耳朵,怎样扩张鼻腔,怎样得到一些特定的情绪表情等等。所有优秀的演员都会这样练习,你也应该。

冥想

冥想是我们要学习的最重要的基础技能,因为它能帮助你有能力去做许多其它的事情。我确定你在电影中已经见过冥想大师了,尤其是那些武侠电影。在冥想的时候,你要做的就是完全地以自我为“中心”,进入一种静止且专注的稳定状态,让身体和环境完全融合。这时,你将能够在思想和身体的任一方向游走——甚至是穿越时空。

以一个舒服的姿势坐着或躺着,身体完全放松。然后仔细观察自己,注意每一块开始颤动的肌肉。让这种肌肉有意识地放松下来,然后对在其它肌肉群中进行相同的步骤——但是不要睡着了!你的目标是完完全全地放松下来。用一个计时器,开始的第一天用五分钟完成,然后将冥想时间每天增加五分钟,直到你能完全放松下来一个半小时为止。

当你做到这一点后就进入课程五,第一课:“冥想”,接受更进一步的指导和练习。

第四节:看到并读懂光环

当你对冥想和可视化越来越熟练之后,你就要准备学习看光环了。光环是生物的能量磁场,所有生物都会放射磁场并被其包裹,就像地球。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生物磁场发射器。因为我们并不像地球一样围绕一根轴线不停旋转,所以我们的磁极并不是轮流交替的,而更像磁铁。有一个磁极在我们头顶上,叫做顶轮,就在三大头骨(额骨和两块头骨)长合(当我们还是婴儿的时候,这个点其实是个开着的洞!)的交界处。相对应的磁极在我们脊柱底部,叫做海底轮,就在我们尾椎骨的尖端。

就像地球的磁气圈和它的范艾仑辐射带,我们的光环也根据能量水平,形成了几个层面。第一层,从我们的皮肤延伸开去大约一英寸,这一层叫做以太体。因为以太体是最近的一层,因此非常容易就能学会去看它。下面一层叫做星光体,它比第一层要延伸得远一些,大约几英寸的距离。星光体过后便是意生体和灵性体。这些层面都非常高能量非常灵活,它们的范围也会根据环境的不同而改变。

也许你知道北极光,就是那种让北国地区布满灿烂闪耀的天空“窗帘”“长矛”,和舞动“火焰”的五彩光芒。在南极周围,这种现象被称为南极光。这种令人惊叹的现象来自太阳风的离子化(电子的剥离)微粒,当这些太阳风微粒在磁极周围被地球磁场吸入圆形的“视界地平线”上时就会形成这样的现象。这就像荧光灯内发生的现象,包括“不可见光”。你的以太体就相当于地球的整个磁场,以及范艾仑辐射带和极光。如果你学会了怎么去寻找以太体,它就会变得可见。

魔法练习:捕捉光环

围绕在我们头顶的灵气被称为光轮或者光晕,而围绕在我们整个身体周围的便叫做光环。让一位朋友坐在一面黑色的墙或者最好是一些棕褐色、米黄色或灰白色的窗帘前面。调暗光照,将光源移出视线(几根蜡烛就会非常好使)。往后坐在差不多十英尺的位置,让自己进入一种轻度冥想状态,凝视你朋友的“第三只眼”——就在眉毛之间。做完这些以后,睁大双眼,让它们形成一个软焦点,仿佛你的焦点实际上是集中于你们中间的一个点上。如果你在这个距离的天花板上挂一根白色的线,然后聚焦在这根线上,软焦点就不难找到。过会儿,你会在朋友的脑袋外廓看到一个清晰的光环,它们仿佛在微微发光,但如果你试图改变焦点以期看得更清楚,它就会消失。窍门就是不要直接看着那个光环,而是用余光捕捉它。

多练习一会儿,直到你能很轻松地做到这一点。然后再在不同的光线,不同的背景,和不同的人做与此相同的事。最后,你就能够看到围绕在任何人周围的光环——在学校里,公交车上,餐厅里,以及剧院中。而且,当你能够看到围绕在人周围的光环时,你也能够在宠物、植物,尤其是树木(拥有着庞大的光环!)周围看到这些光环。

用这种方式所看到的就是以太体。随着认知能力的提高,你也能学会探测辐射到星光体上的能量,甚至更多。你还能看到光环就像地球极光一样流动、减少、摇摆不定和微微发亮。经过练习,你能够看到光环的颜色,这些颜色能够反射一个人的情感或身体状况。个体生命的状态会引起光环的变化。情绪状况主要影响颜色,而身体状况不仅影响颜色,也会引起光环形状的变化,比如在受伤或有伤疤的地方会有不规则的边缘或空洞。学会去看这些特征对成为一名疗愈师十分有用……(详情请看课程五,第二课第四节:“金场治疗”(Auric Healing))

看出光环的颜色比仅仅看到光环需要更多的技巧。这些颜色是非常独特的。你和一个朋友也许都在学习看光环的颜色,但你们俩人看到的颜色可能是不一样的,这很正常。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之后,你将会掌握一套自己专属的颜色认知系统。

小贴士:如果不管你多么努力,还是不能“看到”这些光环,不要觉得沮丧。就像那些患有色盲症或者音盲症(就像我)的人一样,我们可能在另一些感觉方面比他人更强大。毕竟,我们所感觉到和经历过的事情真实地发生在我们的大脑中,而不是在我们的眼中或者耳朵里。或许你会发现自己能通过其它方法感觉到光环——“感觉”它们,或者可能会“听到”围绕着人们的嗡嗡声……

魔法练习:控制你的光环

捕捉他人的光环是一种被动练习。现在,以下就是一些为你准备的练习,你能通过这些练习主动地展开并触摸到自己的光环。

把手举在身前,手背面向自己,努力张开手指,就像是要把什么东西推开一样。用上面讲过的相同技巧来看到你的手和手指的光环。现在,开始剧烈呼吸,通过鼻子迅速吸气、呼气。不要改变姿势,拉紧肌肉,凝视着你的光环仿佛你的眼睛能够发射激光束一样。集中注意力,用气泵不断地给你的光环“加气”,以使它能像火一样“燃烧”得越来越旺。双手放平,手指指向远方,想象那个光环从指尖渐渐拉长,就像焊枪的火焰一样向前延伸。当你竭尽所能将它们延伸得尽可能远以后,深吸一口气,随即尽可能慢地将它们缩回到原来的长度,弯曲手指,轻握成拳。这些需要不断重复的练习。如果有朋友和你一起练习,你们应该轮流练习加气、延伸和收回光环,然后另一个人在旁边观察。这样就可以相互帮助,学习看和控制自己的光环。

牵引波束和连射波束(Tractor beams and repulsor beams):当你将上一种技巧练习得够多并且已经熟练掌握之后,你就可以准备尝试发射超自然的牵引波束和连射波束。这仅仅是延伸和收回你的光环。当你用力将光环延伸出去时,你可以用它将前面的任何物体推撞开(击退)。在你收回光环之时,你可以用同样的方法吸回(吸引)物体。而且,你可以试着将光环探出去,并“拍拍”某人的肩膀。试试,看看你能不能让他们转过身来!

烛火(Candle Flames):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点燃一支蜡烛,然后练习使用你的金场牵引和打击波束去影响火焰。当你做得越来越好之后,继续推动蜡烛,让它离你越来越远,直到你能在房间的另一边控制这边的火焰。

编织烟雾(Smoke Weaving):我参加了相当多的魔法聚会,在这些聚会上,篝火是所有活动的中心(后面有更多关于这方面的信息,在课程“回归自然”与“仪式和典礼”中)。篝火虽好,却有烟雾,而且还总是往我们的脸上扑来。每当烟雾开始转向我这一边,我就会用我的双手编织并塑造它,使它远离我,并让它笔直向上。为了做到这些,我会张开所有指头,延伸它们的光环。就像一个陶艺家在轮子上将粘土塑形成为一个高高的花瓶一样,我挥动手指光环对抗每一小股的烟雾,拂掠、轻拍、捋平,并改变它流动的方向。这看起来像是在跳舞。对此,我有一个策略:当有人注意并追问我正在做的事情时,我就会向他们展示我是怎样做到的。我发现,大多数的人都能很轻松地学会控制烟雾。

拨云造日(Cloud Busting):这实际上是控制天气的一部分。关于这一点,我们会在课程四第一课第五节“幻术:交感魔法”中进行深入讨论。大规模控制天气很不容易办到,可能还会有一些无法预料的后果。但是我发现,小规模的拨云造日是无害的,所以我会在此说明其方法。如果某天是多云天气而你想要它放晴,比如,想要去野餐,那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到一小片蓝天(这被称为“海军的马裤”),或者是一片乌云看起来没那么厚重的地方。将双手伸向云层的薄弱部分,在脑中将你的光环延伸可视化,并用一段长长的连射波束将其发射得越远越好。你可能得练习数年才能做到将光环发射到云端,但是,你是肯定能够做到的。手背相对,手指延伸,然后将云层“撬”开,就好像它们是你面前的一大堆棉花。当云层打开,蓝天会变得越来越大。继续推动开口的边沿,让它越来越大,直到太阳光芒照射大地。

防护光环(Shielding):你也能够学会将你的金场外壳“变硬“,成为一种超自然的防护。这和投射金场连射域的做法几乎一样。但是,这不是将其变成一种单一的紧密的波束,动动你的双手,拍拍手掌,将手指展开,上下滑动,形象点说呢,就是在你的身体周围塑造一个依附在身体上的坚不可摧的硬壳。就像地球的范艾仑辐射带,这层壳将会保护你不受任何外来超自然能量的伤害——而且它甚至可以发展成为一种“隐身外套”使你隐形。

隐身(Cloaking):超自然的隐形并不意味着你可以站在房间中间,上窜下跳,手舞足蹈,却没有能看到或者拍到你。隐形是指你变得如此的不显眼以至于人们仅仅是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你在那儿。他们的目光会忽略你,掠过你的时候,你的金场就好像是特氟龙,或者镜子一样将他们的目光反射到了别处。然后他们不会记得你曾经也在这里。除了“硬化”你的金场外壳成为一件隐身外套,魔法师还用两种相反的技巧来达到隐形效果,这两种技巧都需要你去凝视。

第一种对于完全陌生的人来讲最有效,当你处在大街上或者人群中时。在这种技巧中,你心无旁骛地凝视他人,将你的目光在短时间内锁定在他们身上。通常情况下他们会眨眨眼睛,然后立即看向别的方向以回避你的凝视。一旦他们转移目光,收回你的凝视然后走开,这样你对他们来说就是隐形的,他们也会将你从大脑中抹去。

第二种隐身技巧恰好相反,但是这种技巧在人群中依然最有效——例如,一次聚会。如果聚会上有认识你但是你不想让他们看到你的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不要让他捕捉到你的目光。你可以看任何地方,但是不要直视他们,甚至不要靠近那些他们能够看到你的地方。穿上隐身衣,你就能从他们身边悄悄溜走,他们也根本不会注意到你也在。

第五节:意志力(心灵致动)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通过阅读了解到一些人可以利用精神的力量(叫做意志力)移动物体,然后我就决定我也要学会这样做。我一遍又一遍地练习弹动硬币和抖动骰子。我用手拿着硬币和骰子,将我想要的那一面向上,然后牢牢盯住它直到那一面深刻在我脑中。我总是选择硬币“人头”和骰子“六”的那一面。然后,在我摇晃硬币或者骰子的时候,我会在脑中专注于那幅画面,默默地在心中对自己重复“人头”或者“六”这两个词。最终,几年之后,我就已经非常擅长于使用意志力了,甚至我的弟弟妹妹都拒绝和我一起玩抛硬币猜正反面或者任何和骰子有关的游戏!他们坚持认为我“作弊”了,但我是花了很长时间,付出了很多努力才练就这种技能的,就像我弟弟练习投篮一样。

然而,霍格沃兹关于不准在麻瓜世界使用魔法的禁令是非常明智的——尤其是通过魔法从他们身上获利。如果你这样做了,他们也许会怨恨你,将你的生活搞得一团糟。这类行为已经让一些人被判处了死刑!对于许多初学者来说,“变得强大”的冲动往往会妨碍正确处理自己本身的力量,以及怎样明智或很好地使用这些力量。永远不要忘记超级英雄的信条:“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斯坦?李,《蜘蛛侠》)

魔法练习:意志力

下面有更多的练习,你可以用来提高意志力。记住,练习就是一切!

旋转器(Spinner):旋转器很容易制作。拿一小张大约两英寸的正方形小纸片,两端分别对折,就成了一个只有一英寸的正方形。然后展开,分别沿着对角线折叠,再次展开,沿着折痕将其重新塑形,对角折痕凸出,交叉折痕往里凹,就像这样:

接下来,找一个有软木塞的瓶子(比如葡萄酒瓶),将一颗缝纫机针的针眼那一头插入软木塞,针尖朝上。再将叠好的纸片平衡在针尖上,让它能够自由旋转。这样,你的旋转器就做好了。

将旋转器立放在你面前的桌子上,集中注意力,通过意志力来使其旋转。不要对着它吹气,只用你的鼻子呼吸就好!尽最大努力长时间集中注意力,总有一天你能让它旋转起来。看看你能让它转得多快,然后停下来,往相反的方向旋转。

等离子发生器(Plasma Generators):这是一种高电压的发生器,可以用来制作电火花。等离子——由电离子气(电子被剥离了的原子)组成——是物体的第四种状态(其他三种分别是固体、液体、气体)。这与地球极光和日冕是同一种物质。等离子发生器用于等离子球中——这种透明的储藏有小型电暴的球体通常在新潮玩意儿商店能够找到。我极力推荐你去买一个这样的物品——它们同时也是非常酷的魔法球(就像真知水晶球一样),而且它们也是发展和锻炼你超能力的实用装置。买的时候要确认你选的那个可以通过调试得到不同大小的电暴规模。

在一间昏暗的房间里,将等离子球放到一张桌子上,调试到看不见闪电流的最低电压——仅有一点微微发热的等离子火花云。接下来,将你的一根手指慢慢放在玻璃壁上方,直到一条单一的闪电弧从发生器向玻璃壁延伸。如果你做到了,就表明你的调试是正确的。

这个练习要求你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等离子球上,让闪电弧向着一定距离以外你所在的方向延伸。把等离子球放在一英尺以外的地方,手拿开,凝视它,然后开始“想象”一条闪电弧撞破玻璃壁直向你的第三只眼(前额正中)而来。试试你多久能召唤这种闪电弧一次。现在,这个练习真正有趣的部分来了,找一个人坐在你对面,跟你做一样的事情,这样,你就可以做一个小小的测试,看看你俩谁能往自己这边召唤更多的闪电弧!当你用手指或手掌触碰玻璃壁时,你会发现,等离子球的周围有种辐射,就像极光一样,这就叫做基尔里安磁场,这也是让你的光环可视化的一种方法——这和铁屑能够让磁力场可视化是一样的道理。

红线虫(Tubiflex Worms):红线虫(也叫“污泥虫“)一般在宠物店有售,是热带鱼的活体饵料。这些小小的瘦长蠕虫是红色的,因为它们跟哺乳类动物一样含有铁元素丰富的血红蛋白。血红蛋白比大多数池塘动物的体液能保持更多的氧,所以红线虫可以生活在含氧量稀少的水里。红线虫通过将其管状身体插入淤泥之中并互相缠绕在一起来生存。它们将脑袋插入池塘底,露出尾部在水中不停摇摆,然后不断进食淤泥。如果它们身体的一部分被吃掉或者断掉,还能自己重新生长。

在附近的水族馆供给店里买差不多一盎司的红线虫,然后将它们倒入一个装有水的圆形浅口玻璃碗中(如果是在家里做,你必须首先征得妈妈的同意!)。如果你家的自来水是经过漂白处理的,那么应该使用瓶装水或者(最好是)池塘水。那些红线虫会缠绕在一起成为一个蠕动的线团。

因为红线虫的血液富含高浓度的铁元素,所以它们对于电磁场尤其敏感。试着在玻璃碗的周围移动一块磁铁,然后观察红线虫的举动。你会发现你能用那块磁铁影响它们,就好像那些蠕虫是铁屑。但是这些蠕动的虫团也能在精神上受到控制!集中注意力盯着那一团蠕虫,就像你对等离子发生器所做的那样,然后将它们组成一个球,一个甜甜圈,一个十字形,一颗星星——甚至是向不同的方向伸出触角并往外延伸。你会对蠕虫能够根据你的意向做出反应而惊叹的。

注意:如果想要更长时间保存红线虫,你就需要给它们一些食物。它们吃得并不多,半茶匙鱼粪或池塘淤泥、马槽里的垃圾、浴缸里的沉淀物、雨水沟里的污泥,甚至是一点花园里的泥土就可以了。当你不需要红线虫了,你应该将它们放回池塘中——或者用来喂鱼。

第六节:心灵感应和千里眼

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第一个天赋就是心灵感应。我常常能够“听到”隐藏在对话之后的想法。有时,一些人和我聊天,我甚至不能分辨哪些声音来自他们嘴里,哪些来自他们心里。在上学之前,我和妈妈、姑妈和祖母一起住在一间大大的维多利亚时期的房子里。祖父在妈妈怀上我的时候去世了(实际上,我真的是他的转世),那时爸爸也在南太平洋参加二战。因此我的整个世界都是以这三位女性为中心的。我在听到她们说话的同时也能听到她们的心声。但是我并不认为这有任何的不寻常,我以为每个人都是这样交流的。

有天晚上,上楼睡觉之后,我被一阵嘈杂的声音惊醒了。我起身慢慢走到楼梯间,看到宽敞的起居室里站满了人——亲戚们在举行聚会。我从未在同一时间听到过这么多的声音,这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吵了,因此我大喊:“安静!”这时,楼梯上的,栏杆后面的,所有的脑袋都转向我,我看到所有人的嘴都停止了张合,但是他们的声音却比之前更大了。我仍然能够听到他们心里的声音!我用双手捂住耳朵,冲回了卧室,躲在被子里面。后来,就睡着了。当我醒来,就再也听不到别人心中的想法了——这一点让我跟妈妈、姑妈和祖母的沟通变得比以前困难多了!

多年来,我有时会有短暂的仿佛“灵光一闪”的无意识的心灵感应——尤其是在浪漫的环境下。但是,在我脑中有一些东西扮演着保护我的角色,这些东西会“关闭”那扇打开的门,不允许他人的想法不受控制地灌注进我的脑袋。在青少年时期,我曾听说了由杜克大学的莱茵学院指导的有关心灵感应的科学实验。想起我以前的经历,我打算重提这些经历以恢复我孩提时期的天分。

魔法练习:心灵感应和千里眼

思想传递实际上比大多数人意识到的更加常见。多少次你和别人谈话的时候,你或者对方会说:“那正是我想要说的!”或者你正在想着或者谈论着某人的时候,电话就响了,而且电话那头正是他。我的生活伴侣,牵牛花——她是著名的魔法师和女巫——和我经常在同一时间说出我们听到的从拥挤房间的另一面传来的同一句话。这时人们会惊呼:“哇哦——立体声的雷文哈特夫妇!”

莱茵学院开发的这两个实验相当简单。我建议你也试试。如果经常做,你就会发现通过练习,你的水平会慢慢提高。然而,心灵感应的实验至少需要两个人,因此你得去找一个同样对魔法感兴趣的朋友,这样你们就可以一起练习。如果是通过网上聊天来练习那就更完美了。

齐纳卡片(Zener cards):齐纳卡片是20世纪20年代卡尔?齐纳博士(杜克大学)和J.B.莱茵(哈佛大学)合作开发的。齐纳卡片非常适合用来发展和实验心灵感应技巧。每一组齐纳卡片上都有一种不同的标准图案,这种图案一共有五种。总数为25张的齐纳卡片分为五组,每一组的图案都是一样的。为你自己制作一副这样的卡片。首先,将这页上的五种图案复印在卡纸上,然后将它们切开。你还要做一张统计表,标上数字1-25,在每个数字后面留两个空:一个为发送者准备,一个为接收者准备。

在一个安静的房间里,坐在同伴的视线之外。你们的其中一个(发送者)洗牌,并在每一张卡片上停留片刻,然后将其图案写在表格中。另一个人(接受者)说出发送者看到的卡片图案。然后,发送者将接受者的回答写在图案后面,发送者不能告诉接受者他的答案是否正确。经常做做这样的小练习,然后将过程记录下来。几次之后你们会发现,你们中有一个更适合做发送者,而另一个更适合做接收者。

“远视”图画(“Far-Seeing” drawings):和使用齐纳卡片的方法一样,通过心灵感应传送图画。在室内实验中使用这种技能叫做“远视”。过去,这种方法常被用来训练间谍!为了练习这种技能,你和朋友应处于不同的房间,甚至是不同的房屋内(你们可以用电话或电脑来联系)。你们俩人都应该坐在一个很安静的房间里的桌子前,摆上一叠画纸和铅笔,或炭笔。你们中的一个(发送者)在纸上画一幅任何你喜欢的简图(树、房屋、人、动物,随便什么……)。用左手作画,然后尽最大的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在画画上。同时,另一个人(接收者)应该放松,闭上眼睛,让那幅图画在你的脑中慢慢形成。几分钟以后,接收者画出你脑中的东西,不管是什么——也是用左手。然后你们就可以轮流交换角色。练习完以后,比对你们的答案,看看它们有多相似,你可能会大吃一惊哦!通过所有的这些练习,你的能力将会提高。

歌曲(Songs):另一种相似的练习是通过唱歌来完成的。要做这个练习,你们就得处于不同的房屋中。就像画画一样,首先,发送者应该想一首你们都知道的,容易记住的流行曲调、圣歌,或是叮当声,然后开始哼唱。最好的就是那些在你脑中挥之不去的类型(它们被称为“百事可乐”(Pepsis),因为能在广告中经常见到)。接收者应该敞开心扉让这首歌曲进来——一会儿之后相互核对,看看你们表现得怎么样。


文章来源:wuli法师 www.blgqem.cn http://www.blgqem.cn
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