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wuli法师欢迎你!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广告合作

魔法传说之一另一个世界




第一课:另一个世界

现代人类都在世俗世界的范围内不停地做着他们自己的事情,好像整个世界都还是他们第一眼看到的样子,已经确定的是外围国度的观念只不过是一个来自我们的种族愚蠢童年的原始的,迷信的残余物。然而潜伏在传统实相的正面以外的仙境仍然存在,连系着万事万物,不受控制,而且非常普遍。现代文明所丢掉的东西就像是一个健忘的孩子所丢掉的玩具,这是一个强大的秘密,是一股巨大的能量,它将揭开这种狭窄的“理性”世界观。

——伊恩·潜伏熊(“通往仙境的大门[Gateways to Faerie]”)

第一节:简介-另一个世界

我们生活在一个多元的,而且充满了无限可能性的世界中。除了这个被我们有形的躯体所占据着,并且和他人共同分享的世俗世界之外,还存在着梦境、神话、想象、以及故事中的星体国度。其中一些我们可能也会与他人分享,而另外一些,我们便会完全自己拥有。尽管如此,这些世界依旧像我们所相信的那样真实。因为当真正论及它们的时候,我们每个人实际上都独自居住在一个小房间里,而且我们的所见、所闻、所知、以及所经历这个房间以外的一切都必须传达给我们。我们所“看到”的也就是我们所得到的。

在这节课中,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个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的非物质世界。每一个世界都有其各自的居民和统治规则,它们中的一些甚至已经被绘制出来了。托尔金的中土世界就是这类国度中的一个例子。虽然它仅由一个人创造,但是现在却被数百万人所共享。我敢打赌,就算你闭上眼睛,仍然能很清晰的看到夏尔或者瑞文戴尔,就像看到你曾经居住过或者到访过的其他地方一样——我知道我能看到!

第二节:梦境

那个我们可以直接进入的,世界上最伟大的星体国度被称为梦境。因为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梦进入它的内部。澳大利亚土著居民(“本地人”)将它称为“黄金时代”(Alcheringa),或者是“梦幻时光”(The Dreamtime),而心理学家则将它称为“集体无意识状态”(The Collective Unconscious)。我们与全世界所有其他做梦的人一起分享着这种精神境界,它拥有着一种特定的,历经了时代变迁而形成的,并且已经得到了确认的地形——就像已经被用旧了的路径一样——受到所有到过那里的人的形态发生场(morphogenic fields)的影响。

在梦境之中有着通往仙境之国,包含了所有信仰的来世,天神、灵魂和祖先所存在的国度,以及所有神话和故事中的异域世界的门户——比如幻想、仙境、奇境(OZ)、梦幻岛(never-never-land)和中土。在你学会了探索,然后慢慢开始熟悉梦境的景色之后,你就会获得通往其它国度的入口。有时候,到另一个国度就像经过两棵古老的树木那样简单。

地球上每一种有知觉的生物以及整个宇宙都会做梦,因此,每一个物种都有一个与它们自己有关的梦想。就像我们是伟大的地球母亲盖亚身体里小小的细胞,行星也只不过是更大的银河系体内的细胞,诸如此类——所以说,我们的梦是整个梦境的一部分,而梦境又是盖亚女神之梦的一部分——诸如此类的例子在更大的同轴领域中一直延伸。

第三节:仙境

意识和欲望不成熟的基本力量在宇宙中不停地跳动,充满野性并令人振奋,超越传统的空间和时间,就像中国的灯笼一样照亮了整个物质世界。触摸这股力量就是在触摸我们到底是谁这个隐秘的真相,我们存在的本质,除却生死,超越自我和情感以外的我们到底是谁。

——伊恩·“潜伏熊”

仙境是与我们最亲近的王国,位于梦境和世俗世界之间。仙境也非常靠近死亡的国度,靠近祖先的声音,而且还与我们神圣的一面有联系。我们通过精灵能够更直接的接触到神圣的力量。我们进入一个王国,在那里,所有的神都非常的真实,而且还可能和我们说话。

通往精灵的入口不仅能在梦境中找到,而且还存在于被施了魔法的幽谷和森林空地、蘑菇圈、古老的石头圈、中空的山丘、古坟岗以及杂草丛生的废墟中。在这些地方,你所需要做的只是进入恍惚状态或者入睡——尤其是在五朔节前夜或夏末节那天。此时,“各个世界之间的面纱”特别的薄,所有的迷雾之门都敞开着。无论何时,当你被困入浓雾之中时,不要惊慌,待浓雾散开以后,你便会发现你正身处于仙境之中。仙境“有时就像祷告一样非常的近,有时却像繁星——离你很遥远”,仙境萨满(Faerie Shaman)维克多·安德森(1915—2002年)如是说。

仙境是一个朦胧的国度,此处的光源仅来自于明亮的星星、蜡烛、萤火虫、以及所有生物的光环(在此处,这些都是很常见的)。虽然太阳和月亮都不会照耀仙境,但这里的一切却都闪耀着。仙境的居民(仙灵或小仙女)居住在精美的大厅或者地面下、水下,或者高挂在树上的房屋中。他们在群山之间和丛林深处的空地上也有着精致的水晶城堡和高悬的庭落。在仙境中,唯一真正的城市被称为提尔纳瑙伊(Tyr na Nog)。

然而,所有这些地方都是看似辉煌壮丽、非常迷人,而实际上不过是一些虚无缥缈的表象罢了。精灵和我们共享着同样的自然物和景观,但却并没有如人类一样建造工程。例如,仙女居住的阿瓦隆岛相当于世俗世界里的格拉斯顿堡(Glastonbury)。实际上,最好的理解方式是将仙境看做我们世俗世界的一个“平行次元”(parallel dimension),它们之间由上述的门户连接在一起,而这扇门从两边看都是一样的。

仙境的管理有严格的规章和规则,任何进入了这个魔法国度的人都必须了解和学习这些规章制度。其中最重要的规则——这种规则同样适用于地狱——就是在仙境之中,千万不能进食或者饮用那些并不是你随身携带的东西!仙灵( Fae)会排斥金属铁,尤其是被磁化过的铁,所以想都不要想你能够携带那样的金属进入仙境!出于同样的原因,如果在你的魔法袋中放一块天然磁石,可以防止你在不情愿的情况下被带入仙境。如果你发现自己正处于仙境之中并且想要离开,那么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将衬衫脱掉,将它翻一面,然后重新穿上——这样做可以让你不被仙灵发现。同时,你还必须把口袋翻出来。但无论你在仙境中做什么——你都必须注意,在任何时候都要对仙灵极其的礼貌!因为你一不小心便会冒犯到他们,而他们的反攻则是极其可怕的!

第四节:三个世界

有一种说法是这样的:“常识告诉我们世界是平的”。从人类历史来说,绝大多数人认为这种情况是属实的,古老的地图所描绘地球并不是一个球体,而是一个煎饼似的圆盘。中世纪的基督教地图所展现的“圣城”耶路撒冷位于这块煎饼的中心位置。这张地图包括了制图师(“地图绘制者”)当时所知道的整个世界。

由列巴纳的比特斯(Beatus of Liebana)绘制的中世纪地图,公元776年

在这个世界圆盘之上,我们能够很清楚地看到并且绘制出一个呈现倒转的碗的形状的拱形天空,因此“上面的世界”在逻辑上便成为了神和天使的住所。洞穴、矿井、井、间歇泉以及火山的存在同样表明了一个隐蔽的“地下世界”的存在。如果说地表以下深处的黑暗国度是分配给死人以及牛鬼蛇神居住的地方——由地狱之神统治,这种说法同样地言之有理。

我们人类世界就像圆面包中间的牛肉饼一样内夹在这些超自然的世界之间,因此,很自然地被认为是“中土”,或者是维京人所说的米德加德(Midgard)。事实上,挪威人把这一理念发展到了一种相当精致优雅的结构。他们描绘了一种存在着多元世界的古老宇宙论,这种学说还成为了许多宗教信仰的基础—包括基督教。

宇宙树

在挪威人所设想的复杂系统中共有九个世界,其中最主要的三个世界是仙宫(Asgard )(上面),冥界(Hel)(下面),当然还有位于中部的米德加德。这些世界的排列方式各不相同,而且五花八门,这要取决于你所阅读的图书的版本。当前,一般最受欢迎的版本将它们像卡巴拉的生命树一样排列,除了我们的世界是位于中间,而不是在底部之外,其余的都是相似的。所有这些似乎都被保留在巨大的宇宙生命树(world-ash-ree)宇宙树的树根和树枝内的树平台(tree-platforms)中,这与地球的旋转轴方向是一致的。这样,这棵树的王冠便会一直指向北极星。

仙宫(亚萨神族[Aesir]的家园)位于顶部,月萨弗海姆(Ljosalfheim,明亮的精灵之家)通常位于仙宫的下方,其次是米德加德。死人国尼福尔海姆(Niflheim,迷雾之乡)朝向北方,米德加德稍微往下一点是位于南方的穆斯贝尔海姆(Muspelheim,火巨人的家乡)。大多数现代作家将约顿巨人之家约顿海姆(Jotunheim,霜巨人的家乡)放在东边,而将华纳海姆(Vanaheim,华纳神族[Vanir]的家乡)放在西边。位于他们下方的是侏儒之乡瓦特阿尔海姆(Svartalfheim,暗黑精灵或矮人族的家乡),接下来是冥界黑尔海姆(Helheim,死人的国度)。一个名为“连接天宫和大地的彩虹桥(Bifrost)”的彩虹大桥,从仙宫经过韦德之井(Well of Wyrd)直到天神审判席,跨越了整个天空。这口井位于这棵树的某条树根之下。围绕着米德加德大地的是辽阔的外海,它一直延伸到圆盘边境。它不停地拍击着巨大的米德加德之蛇约尔姆加德(Jormungand)的鳞甲。这条蛇不断地围绕着圆盘转圈,并将自己的尾巴塞进嘴里形成一个完整的圆,以防止海水溢出流入太空。在大蛇以外是冰与火的国度。

米德加德,存在于世界之树——宇宙树的树枝中

海龟背上的世界

在挪威人的想象中,每个世界都由一棵大树支撑着。而很多部落则认为整个大陆都由一只大海龟背着,并在无垠的大海中遨游着。这就是为什么北美洲有时会被称为“大龟岛”的原因。在印度,人们认为圆盘似的地球是由四只巨大的大象驮在背上的,而反过来,他们则站在一只庞大的海龟背上,在太空中永恒地遨游。特里·普拉切特已经出版了几十部很受大众欢迎的讽刺小说,这些小说的背景便设置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中,这个世界被称为“碟形世界”。这些书在魔法界中广受欢迎(它们展现了一些难忘的巫师形象),而且现在它们全都已经被BBC广播公司制作成了故事片。

奥伯伦笔下的碟形世界

第五节:众神的国度

我不知道世界历史上有谁会不承认有一个我们称之为“神”的群体居住在精神国度里。每一 个这样神圣的住处就像一个独立的国家,居住着它自己的众神(pantheon,“所有的天神”)或神族。

太阳船(Mesektet 或 Manjet)

埃及的天神既会居住在天国,也会居住在物质世界里。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在地球上,和人类居住在一起。那是个“黄金时代”(Golden Age)。那时,正义统治着整个世界。他们的房屋是伟大的神殿,每一个神殿都只有唯一的一个主神。而每一个神殿都有着一些附属的小教堂和神坛为其服务。

每天早上离开日出之山玛努(Manu)后,众天神也会在高高的上空乘坐伟大的太阳驳船跨过日间的天空,完全(虽然这个规模当然会更大一些)就像那些从三角洲到第一大瀑布排队等待通过尼罗河的船队。晚上,他们会在冥界的水道上乘坐“一百万年的三桅帆船”航行。因此,埃及天神的国度就像一个奢侈的宇宙巡游队!

奥林匹斯山

在希腊,神所居住的主要场所是奥林匹斯山,位于塞萨利(Thessaly)一座10,000英尺高的高山上。然而,就像精灵一样,真正的神圣国度存在于一个平行次元中,仅仅只靠爬山是到不了那个地方的。奥林匹斯的入口被一扇云门阻挡,由霍莉(Horae)(司:“时间”或“季节”的女神)守卫。每个神都住在自己的宫殿里,他们的宫殿是用与他们相对应的金属建造的。为了放松,众神们会聆听由阿波罗和缪斯演奏的优美音乐——他们是奥林匹斯山的官方乐队。他们对凡世的人类事宜非常感兴趣,这些事情对他们来说就像一种伟大而不间断的游戏——类似于“半人性(sim-humanity)”。众神会尽情享受珍馐佳肴(蜂蜜和罂粟花)以及会让他们长生不老的金色苹果(橙)。这种水果是每天从遥远的西方海岸的赫斯珀里得斯金苹果园(Garden of the Hesperides)里摘来的。尽管他们喜欢狄厄尼索斯的酒,但是他们特别神圣的饮料却是仙酒(nectar,蜂蜜酒)。

就像在埃及,天神在尘世中的宫殿都是华丽的神庙,这些宫殿的壮丽表明了他们在朝拜者心中的地位。雅典的帕台农神庙、奥林匹亚山的宙斯神殿、以弗所的阿耳特弥斯神庙、特尔斐的阿波罗神殿、以及依洛西斯(Eleusis)的得墨忒耳神庙是这些天神神殿中最为著名的几处。其中还有两处(阿耳特弥斯的和宙斯的神殿)被列为“世界七大奇迹”。这些庙宇神殿的主要特色是它们都拥有一座巨大的天神雕像。

仙宫

正如上文所述,日耳曼人和斯堪的那维亚人所崇拜的北欧神族居住在仙宫之中,位于伟大的宇宙树高处的枝丫上。北欧天神有两个种族,亚萨神族(Aesir)和华纳神族(Vanir)。经历了长时间的冲突以后,这两个种族最终握手言和并且彼此通婚。华纳神族居住在华纳海姆(“华纳神族之家”)。仙宫自身由两个区域组成——众男神所居住的格拉德斯海姆宫(Gladsheim),以及众女神所居住的梵格尔夫(Vingolf)。很多天神都拥有自己豪华的神殿,例如托尔(Thor)的宅邸(“力量之家”),弗雷娅(Freya)的宅邸赛丝纶姆列尔(Sessrumnir)。奥丁神是其中最主要的神,他和女武神瓦尔基里(Valkyries)(少女战士)一起居住在死难英雄的宅邸瓦尔哈拉殿堂(Valhalla,英灵殿),在此他主持着整个仙宫的事宜。众神和英雄们在这里尽情地享受野猪和蜂蜜酒(蜜酒)。

天堂

犹太教和基督教的神话将天堂设想成了位于天空之上、群星之外的,布满了金光的神圣区域。星星本身被看做天花板上的小孔,而天堂之光便透过这些小孔泄漏下来形成星光(单词“ceiling[天花板]”来源于拉丁语中的caelum,意味“天空”)。对于传统的犹太人,天堂是至高无上(而且唯一)的神耶和华的住所,只有耶和华才住在天堂,所有天使都被称为“众天使”。天使的食物是吗哪(manna)。只有极少数非常高尚的圣人以及先知才被允许进入天堂,成为天使(就像只有少数的的希腊英雄才被神化并被允许进入奥林匹斯山一样)。这种“受祝福的灵魂”会加入伊希姆(Ishim)的队伍,成为等级最低的天使。

耶和华坐在伟大的金制御座上管理整个天堂,对所有被带到他面前的人做出评定。在永恒的王座下面,流淌着液态的火焰之河。四大天使拱卫着王座。右边是米迦勒—天堂的书记员,他会记下人类和国家的行为。加百利手握他的正义之剑站在王座的左边。其他两位天使中一位是掌管治疗者的拉斐尔,另一位是未在地狱值班的地狱统治者乌列。在基督教的传统中,耶和华的右边坐着他的儿子耶稣,而他的左边则坐着耶稣的母亲玛利亚。基督会在那些接受了耶稣的人死后为他们的灵魂打开天堂之门。

位于耶路撒冷的大圣殿被认为是耶和华在地球上的实际居住寓所。它最初是由所罗门在公元前950年建造的。公元前587年,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二世(Nebuchadnezzar)将它拆毁,并于公元前515年重建。最终,又在公元70年,被罗马将军提图斯(Roman General Titus)毁坏。从那以后再也没有重建过。然而,随着这些信仰的散播,数不清的犹太教会会堂和神殿、耶稣会教堂以及纪念“我们的圣母”玛利亚的大教堂在世界各地迅速建立了起来。

坐在天堂王座上的耶和华(《女巫之槌》([Malleus Malificarum]),1510年)

第6节:死者的领地

来世、地狱,或者死者的领地这些概念就像神圣的国度居住着众神的信仰一样普遍。死者的领地是指那些已经死去的人的亡魂所居住的场所。在一些神话之中,亡魂就是简单地加入天神的行列,而其它的神话却表明他们会转世投胎,再次回到凡世在新的躯体中重生。

葬礼至少可以被追溯到尼安德塔人时代,而且似乎是人类物种的一个普遍特征。在仪式举行的位置参加葬礼的人们会穿着他们最好的衣裳、带着食物、死者的个人物品以及其它的一些“陪葬物品”,暗指他们希望死者会醒来进入坟墓以外的另一个人生。最后,会制作精美的石棺(棺材)和坟墓,随着木乃伊化的方法的诞生,人们为死者建立陵墓,以将尸体永恒地保存起来。一般来说,埋葬室都会在墙上雕刻或者绘制一些“大门”,以让死者通过这些大门通入到冥界。然后再仔细地描述死者会在那个国度遭遇什么样的事情,这些都成为了世界上大多数宗教的基础。

人们相信来生最重要的原因之一便是他们对正义的渴望。生活常常是不公平的。很多好人年纪轻轻便会死去,或者遭受贫穷和疾病。而很多邪恶的人却拥有富裕,长寿,有所得的人生。大多数的宗教提多了来生的观点,讲述了在今生无法得到的公平正义。如果存在着死后的最终判决,那么邪恶最终会受到惩罚,而善良会获得他们应得的报酬。公正的天平终于得到了平衡。

埃及:心灵的称重

就像埃及人所撰写的通常被称为《死亡之书》([The Book of the Dead])的《即将到来的一天之章》([Chapters of Coming Forth by Day])中所描述的一样,死人的灵魂(ka,或者星光体)会穿过墓室在地下的隧道和通道的黑暗中游荡。最终他或者她会进入阿门提(Amenti),巨大的“死者审判大厅”。地狱判官俄赛里斯在大厅遥远的尽头处坐在一个伟大的架高的王座上。在他的手中握着生产力的象征物:一个连枷(用于收获粮食)以及一个曲柄牧羊棍(用于驱赶畜群),象征着他还原所有生命的力量。

在大厅的中央是一个拥有一套天平的神龛。灵魂必须背诵他在活着的时候没有承认的罪恶和邪恶的标准版42条“否定忏悔录”,在背诵的每一条之前加上“我未曾……”这些必须满足雕刻在神龛周围的42条神圣判决(每一条对应着一个省,或者每一个埃及行政区),每一条忏悔者都要依次发表一点演说。这样做是为了向天神保证灵魂已经真正的重生了,已经让那些本不会承认这些罪恶的人变得高尚了。然后豺头人身神安努毕斯(Anubis)(死者的监护人)会将死者的心让在天平上,用司真相和公正的女神玛阿特(Ma’at)的鸵鸟羽毛称重。人身朱鹭头的透特(司书写的女神)会记录下结果。

如果死者讲的是实话并且在活着的时候追随玛阿特的观念,那么他的心脏就会和羽毛一样轻。

通过了这个测试以后,他便可以继续他天堂般的死后生活,塞克特-阿努(Sekhet-Aaru)(“芦苇地”)——一个有着肥沃土地和湖泊的可爱世界,更像是埃及本身。在俄赛里斯的恩泽下受祝福的死者会永远居住在那里。但是,如果一个人活着的时候的罪恶让他的心过于沉重(如果他撒谎、欺骗、谋杀他人或者做过任何与玛阿特理念不符的事情),他们便会需要为此付点小费。如果这个人没有改变,那么他(她)就会被喂食给动物,而那便是他(她)的命运。他的心将会用于喂食一只等候在神龛一旁的可怕的怪物。这只怪物是河马、猎豹、狮子以及鳄鱼的合成动物,她的名字是阿穆特(Ammut)——死人吞噬兽。在这最终的死刑判决后没有上诉,而死者也不会再继续存在下去。

幽冥厄瑞玻斯(Erebos),地狱塔耳塔洛斯(Tartarus),以及极乐世界(Elysian Fields)

宙斯的第三个弟弟波塞冬被委派担任了希腊地狱的统治者,而地狱通常也会以他的名字哈迪斯命名。他的冥后是珀尔塞福涅,每年,她会有半年的时间在他的身边同他一起统治整个冥府,剩下的半年她会回到地面世界履行她花神的职务。哈迪斯的国度被分为几个区域,这几个区域在神话中得到了很好的映射,并再现于几处秘密神谕中。除了那些少数的几位由天神挑选出来神化并邀请进入奥林匹斯山的英雄以外,地球上所有的亡魂都会被打入地狱。亡魂依旧可以吃、喝、说话,并且有情感。然而,他们不再有肉体而只剩下了影子;因此他们被称为阴魂。

进入地狱的入口位于西方,它由几条河流与生者的世界隔离开来。这些河流中的第一条被称为阿刻戎河(Acheron)——悲伤之河——这条河上摆渡新死的亡魂去阴间的船夫叫做卡戎(Charon)。他会收取早已放在每个尸体双眼上的两个硬币(有时会在双唇上放着第三个硬币)的渡船费。而没有支付渡船费的亡魂必须在岸边游荡100年。阿刻戎河连接着冥河斯提克斯(Styx),在此,天神曾许下了牢不可破的咒语。

从阿刻戎河的渡船上下来之后,亡魂便进入了幽冥厄瑞玻斯的范围。在此,他们会经过忘河(Lethe)——忘记之河。如果他们饮用了忘河中的黑水,他们便会减轻对其所作所为的负罪感,但是却会忘记他们前世所有的记忆。最后,阴魂会抵达哈迪斯宅邸的大门处。这里守卫着一只三头狗刻耳柏洛斯,它会高兴地和每个新来的阴魂打招呼,但是不会允许任何人的离开。冷酷的哈迪斯和严厉的珀尔塞福涅坐在他们伟大的王座上,在他们中间有着从地球深处堆积上来的大量的黄金和首饰。

在哈迪斯的大厅中,亡魂会交付给迈诺斯国王,拉达曼提斯(Rhadamanthus),以及爱考士(Aeacus)三位判官审判,他们会决定出每一个亡魂的去处。在生前做了好事的英雄和优秀的人会去极乐世界。这是一个充满了永恒福佑的地方,在那里,他们会与他们的亲人团聚。不够优秀不能进入极乐世界的灵魂会被送往常春花乐园(Fields of Asphodel),在此,他们就像僵尸一样没有思想,没有感觉地飘荡。那些在前世非常邪恶的人,例如吕狄亚王坦塔罗斯(Tantalus),科林斯王西绪福斯(Sisyphus),以及拉庇泰王伊克西翁(Ixion)都被送往了地狱塔耳塔洛斯去忍受一种永恒的具有讽刺意味的适当的惩罚。

塔耳塔罗斯是地狱中最深处也是最古老的部分,它与地面的距离就像天堂也地面的距离是一样的,只不过一个在下一个在上。它是一个潮湿黑暗的地方,由一堵青铜墙环绕在周围,在青铜墙外是三倍的黑暗层。塔耳塔罗斯是一个关押失败的泰坦神的监狱,由百手巨人赫卡同刻伊瑞斯(Hecatonchires)守卫。痛泣之河科塞特斯河(Cocytus)和地狱火河佛勒革同河(Phlegethon)环绕着塔耳塔罗斯,流入阿刻戎河。

冥府安芬和夏日乐园(Summerland)

威尔士人的冥界安芬就像是位于神秘海洋中的彼此分离的群岛。这里容纳着很多不同的生命、天神、以及灵体,同时还有亡魂。其中三个主要的地区是凯尔怀德(Caer Wydyr), 凯尔费得韦德(Caer Feddwid),以及阿伦岛(Arran)。凯尔怀德(“玻璃城堡”)是一个黑暗、阴郁的地方,在上面居住的只有迷失的沉默灵魂。这是人死之后最不想要来到的地方。凯尔费得韦德(“狂欢城堡”)由银轮阿瑞安诺德统治。空气中充满了迷人的音乐,流动着魔法酒液的喷泉会然人永葆青春和健康。阿伦岛是一个永远夏日的地方,岛上有长满草的绿地和流淌着甘甜河水的河流。在阿伦岛上可以找到大量的与圣杯有联系的大汽锅。只有那些心灵纯净的人才允许进入阿伦岛。现代的威卡教大多数情况下会将此处称为“夏日乐园”。

在凯尔特人的冥界中,不同的神或者主统治者各种各样的国家地区。这些区域中最为古老的便是科努诺斯(Cernunnos)(“头上长角的冥府之神”),他掌管着所有的凯尔特亡魂。他还被称为猎人赫恩(Herne the Hunter),带领夏末节前夜的荒野狩猎。另一个相似的狩猎神是格温(Gwynn),他要捕食灵魂,宣布他们进入冥府。唐(Donn,“棕色的神”)是爱尔兰的死亡之神。他的领域是一个位于爱尔兰西南海岸的小小的多岩石的岛屿,名为唐的房子,他会欢迎他的后辈——爱尔兰人——在死后来到这个地方。

皮威尔(Pywll)是一名威尔士王子,他曾有幸见到冥府之王安努恩,他俩彼此达成协议借用对方的肉体将彼此统治的王国进行一次交换。他们两位都将对方的王国管理得井井有条,并且在交换结束以后对这样的安排很是满意。米德尔(Mider)是盖尔人的冥界中一位仁慈的神。他的妻子是艾坦(Etain)。他只是一个沉闷而痛苦而非痛苦与拷问的国度的最高统治者。然而,比勒(Bilé)却是一位邪恶的统治者,他的王国是一个广阔的不毛之地,上面居住着被压碎的灵魂和折断的肉体,这些人必须向他致以永恒的敬意。布兰(Bran)在威尔士神话中是一位人类英雄。他因激怒了天神而被砍头,然后被逐下地狱统治冥界作为惩罚。布兰的王国中住满了失败的英雄,他们因必须在此处花费永生的时间而感到遗憾。

瓦尔哈拉殿堂和地狱

——戴安娜·帕克森(Diana Paxson)

在北方,民众对于来世在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地点有着不同的看法。这里有许多种不同的选择。在战斗中死去的凶猛的维京英雄会由奥丁神的一个女武神瓦尔基里或者“杀害的选择者(choosers of the slain)”接收。这些美丽的少女战士骑着飞马,穿过天空,越过大海,跟随着每一场战斗的进程。他们亲吻倒下的英雄,将他们的灵魂带到奥丁神的瓦尔哈拉殿堂。在那里,这些战士在光荣的战争中不停地战斗,以消磨他们的日子,在这个战争中他们已经死去,却因此赢得了永恒的名声。每天晚上他们会大快朵颐野猪肉和蜂蜜酒,一直到心满意足。阵亡的女战士的可能去到弗雷娅的府邸。人们通常认为国王会继续活在他们的墓地中,在那里,他们可以收到祭品,并且祝福供奉他们的人。一些居住在神圣山丘(陵墓)里面的家族,有的会成为alfar(男性)和disir(女性)守护神一直照管着他们的后代。

然而,“预设”的目的地就是地狱,这就是祖先们的普遍家园。就像大多数的地方一样,这里既有好邻居也有坏街坊。拥有大量的麦芽酒和蜂蜜酒的巴尔德尔神(Balder)宴会大厅中充满了欢声笑语。然而,被称为纳斯特隆德(Nastrond)的那部分是一个可怕的监狱,这里面关押着违背誓言的人以及其他的犯罪分子,它的墙壁是由毒蛇编织而成的,而监狱中毒蛇的毒液沿着地面流淌。这个区域是由海拉(Hella)管辖,海拉是邪神洛基(Loki)和女巨人安格尔波达(Angurboda)的女儿,也是芬里尔(Fenris Wolf)和尘世巨蟒(Midgard Serpent)的姐妹。海拉半黑半白,既是活人也是亡魂。海拉统治的的领域远在米德加德(地球)之下,奥丁神八条腿的天马斯莱布尼尔(Sleipnir)都需要花费九天九夜才能抵达。它被吉欧尔河(Gioll)四面包围在生者无法逾越的陡峭城墙中。地狱位于危险的附和桥的另一边,在那里的试图穿过桥去另一边的灵魂都得接受女巨人莫得古德(Modgudh)的挑战。臭气熏天的格尼巴洞穴(Gnipahelli)的入口由凶猛的巨狗加姆(Garm)看守。然而,在东边还有另一扇门,奥丁神会通过那扇门进入地狱,从古代女先知的灵魂那里求得预言。

天堂,地狱和炼狱

罗马天主教教会教导我们,我们来世主要有两种可能性。几乎所有人都将在天堂或者地狱度过永生。天堂是一个有永恒的欢乐和福佑的七层乐园,在此,你可以亲近上帝,与天使共存。地狱是一个炽热的有着永恒痛苦和惩罚的火坑,由魔王(撒旦或路西法)统治,里面住满了恶魔,这些恶魔原本是叛乱的天使,在伟大的“天堂之战”中失败之后被贬入地狱。

一个人的最终目的地是在他们死亡的那一刻由他们的救赎状态所决定的。人们认为新生儿是带着“原罪”出生并一生都会受到“原罪”的折磨。婴儿只有通过教会仪式的洗礼才可以从这种原罪状态中得到救赎。一个人一旦到达问责的年龄,任何人类的罪恶都可以使他们失去被救赎的机会,所以他们便会被“诅咒”,并被贬下地狱。然而,通过向神父忏悔他们的罪恶,便可以恢复对他的救赎。在未达到法定问责年龄就已经死亡的孩子的灵魂,以及古往今来的没有得到救赎便已经死去的其他有价值的人的灵魂,会去到一个快乐的名为地狱边境(Limbo)的地方。他们必须在那里等待直到最终判决,那时他们才会被允许进入天堂。

圣人和那些非常虔诚的人在死后会立即被送往天堂。但是大多数人都会先被送往炼狱,在那里他们会受到系统化的火刑拷打,直到他们变得足够纯净以后才能进入天堂。那些曾犯过一些不可饶恕的大罪的人或者那些不被神明接纳的人们都会被直接贬下地狱,在那里他们会受到恶魔永世的拷打,没有任何救济或者宽容的希望。天主教中所描述的地狱是一个有九个同心环的巨大的深渊,而那些被诅咒下地狱的人会被分配到不同的环层并根据他们的罪恶接受不同的惩罚。地狱的首都被称为魔窟(Pandemonium)(“所有恶魔存在的地方”)。

其他的基督教教派提出了对于来世的不同的幻想,但几乎所有的教派都包括了天堂与地狱这两个相对应的概念。然而,大多数教派都省略了炼狱。很多教派都将天堂想象成一座辉煌壮丽的城市,它的街道和每一个神所居住的宅邸都是由黄金铺就。圣彼得手中握着一本书坐在天堂之门的前面,书上记录着所有申请者的所作所为,而他会将每一个人送往相应的住所。他们都会变成天使,背上长翅膀,身着长袍,头上有光环,还拥有一把竖琴。

地狱(Le grant kalendrier et compost des Bergiers), 1496年

其他版本的来世

根据《古兰经》,天堂(“带围墙的花园”)只是为虔诚的穆斯林男人准备的。这是一个辉煌灿烂的绿洲,有花园、河流和树木。男人们穿着丝绸衣服,躺在奢华的沙发上,还有无数的美味多汁的水果和美酒。一群漂亮却没有灵魂的黑眼睛天堂女神会永远为快乐的信徒团体服务。所有的其他人都会被交付给一个仿造基督教版本所描绘出来的地狱之中。穆斯林妇女被认为是没有灵魂的,死了就是单纯地死了,没有任何去处。

在佛教和印度教中,关于来生的众多领域都是一种永不停息的循环,从出生,到死亡到重生,在此过程中灵魂必须经受灵性的进化,直到最终完全地从转世“轮回”中逃离。每一个死亡的灵魂该去天堂还是地狱这个问题会根据一个人在他的上辈子的所作所为来判定。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思以后,他们会转世开始一段新的生命旅程——这一世会比上一辈子的境遇更好或者更坏取决于他们如何使用这一次生命,以及他们所学到的经验教训。

《西藏度亡经》([Tibetan Book Of The Dead])说在死后,每一个灵魂都会来到死神阎罗王(Yama)的面前,此时阎罗王会拿起一面镜子,人们在前世的所作所为都会反射到镜子里面。阎罗王的镜子其实是这个灵魂自身所拥有的记忆,因此阎罗王的判决实际上是死者对自己的一种判定。每一个人都宣告自己的判断,从而决定他们的来世。


文章来源:wuli法师 www.blgqem.cn http://www.blgqem.c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魔法传说之三怪兽

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