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wuli法师欢迎你!

加入收藏 广告合作 意见反馈

第一课:自然的奥秘




第一课:自然的奥秘

我们能够拥有的最美丽的经历就是奥秘。它是坚守在真正的艺术和真正科学的发源地上最基本的情感。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第一节:简介-生命,宇宙,以及万物

古往今来,魔法师,哲学家,以及科学家都在探索了解存在于生命、宇宙,以及万物中的伟大的奥秘。魔法师所操控的是能量,也就是信息。它将自己组织成一种模式,而且并不存在于动态关系之中。为了有能力去感觉和了解这些模式,魔法师在事件已经发生之后仍然能够通过自己的意识的参与来改变事态动向,以使事件朝着他想要的方向发展。

奥秘的本质

在《薄伽梵歌》的第九个讲述中,讲述了宇宙、生命本身伟大的奥秘拥有集中特性,使得它成为一个真正的奥秘。首先,奥秘必须是用直觉去感应的;也就是说,能够被那些想要知道的人知道,而不依靠外界的教学,也不能靠内行人告知。其次,奥秘必须是公正的,也就是说,符合规定的,处于宇宙范围之内,符合宇宙原则。第三,奥秘必须是无法衡量的愉悦,也就是说,奥秘必须能够使人快乐满足,拥有超越世俗存在的愉悦。接下来的两节课我们将讲到奥秘的本质。

第二节:万物皆是相互联系的

我们是海洋和星空的一部分。

我们是北风和南风的一部分。

我们是山脉,月亮以及火星的一部分。

我们接受时代的派遣。

——威廉?欧内斯特?亨利,1845

所有的一切——你体内每一个细胞中的每一个原子;你和你的家人,朋友,街坊邻居,邻国;地球表面的每一种生物,植物;太阳系中的每一行星,月球,彗星;银河系中的每一颗星星;广阔无垠的宇宙中的每一个银河系——所有这一切联系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团结一致的网络,时间和空间,物质和能量通用的一个巨大的互联网。

有一股太阳光束,不管是墙、山脉,还是无数的其他实体都不能阻挡它的前行;有一种智慧的灵魂,即使它看似与肉体相互分离也不会消失。所有的一切物体都与其它的物体相互联系着。将我们联系为一个整体的精神是神圣的。地球之上,太阳之下的每个物体都与其它物体相互联系着。世界上所有不同的事物都相互协调,相互结合成为了同

一个宇宙。

——马可?奥里利乌斯(公元161-180年)

人类并不是在编织生活的网络,而是这个网络的组成部分。不管我们对这个网络做了什么,最终都会反馈在我们身上。所有的物体都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整体,所有的物体都是相互联系的。

——西雅图酋长

而且,根据魔法规则第一条,这种所有事物之间的相互联系和相互渗透为所有的魔法提供了存在的基础;移情规则表明,所有事物都被看不见的纽带联系在一起。这就意味着就像蜘蛛网一样,任何触及蛛丝的动作都会影响到整个蜘蛛网。正如自然资源保护论者约翰?穆尔曾经说的那样:“你不能在不触碰一颗星星的情况下摘下一朵花。”

第三节:“宇宙是充满生命力的!”

不存在这样的物质!所有的物体都起源于并且凭借一种力量而存在……我们必须在这种力量后面假设意识和智慧头脑的存在。这种头脑是所有物质的模型。

——马克斯?普朗克,量子力学之父,诺贝尔奖获得者

正如魔法师知道在一个巨大的网络中,每一种物体都与其它物体相互联系一样,他们还知道万物都是有生命的。你的身体由几万亿的细胞组成,每一个细胞都是一个活跃的系统,但是结合在一起之后便形成了一个更加强大的协作体,然后便形成了你。所有这些活跃的细胞都是由分子组成的,而这些分子是由原子组成,同时,原子又是由质子、电子、中子,以及我们仍在探索之中的一个由亚原子微粒构成的一个整体组成。

同样的,你和我,以及所有的其他人、生物、树,以及花都是组成大地母亲(许多人称呼它为盖亚)这个巨大生命体的细胞。而我们这个生活的地球仅仅是所有不同大小的为数众多的构成我们太阳系的星体之一——行星、月球、小行星、彗星、陨石、小游星,以及微行星。我们整个太阳系就像一个巨大的原子或者细胞,而太阳就是它的原子核。而且,我们仅仅是千亿星级体系之一,这些星级体系构成了一个巨大的螺旋形的银河系,随着一个巨大的漩涡流旋转,而庞大的黑洞处于这个漩涡流的中心。我们的这个不断扩展的螺旋形状的银河系与鹦鹉螺的贝壳、松果的形状、蜜蜂的舞蹈方式,以及将辐射吹过我们太阳系的太阳风非常相同。所有的这些系统都有他们自己的生命,而且所有的系统都相互联系,就像俄罗斯的嵌套娃娃,每一个都恰好合适,可以放到略大的那个娃娃里,而且永无止境。通过哈勃望远镜,我们现在仅仅能够看到整个宇宙中存在着数不清的、却并不是随意摆放的星系,但是,这些星系都聚集在一个巨大的泡状结构之中,这种结构看起来很像细胞……

有这样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观点:有生命的地方就有意识。即使是最小的生物体都有意识,或者感觉能力,通过这些感觉能力它能够寻找食物,避开不适,再生自我,在生命过程中进行这样那样的不同的选择。这种感觉能力遍及各种生物——从单细胞的无脑无神经系统的变形虫,到拥有地球上最大大脑的巨头鲸。实体与物体的区别就在于这种感觉能力。

位于生物等级最底层的臭虫也有它自己的短时间日程。用它们强烈的兴趣和好奇心来探索这个世界,凭借喜好来进行不断的选择,以此来证明它的感觉能力。最重要的是,这些事情对它来说很重要;它在乎这些。它在意自己是生是死,在意自己是饱是饥,在意自己是否能够再生;躲避捕食者,遭受袭击的时候会保护自己;它积极地寻找食物,通过寻求自己感兴趣的线索来寻找伴侣。而且,如果成为了母亲,它就很有可能会保护自己的孩子。当你思考这些的时候,这种感觉能力便能促进你心灵的再一次进化。

第四节:平衡

“这个世界处于一种平衡,一种均衡之中。一个魔法师的改变和召唤的力量会动摇这个世界的平衡。这种力量是很危险的。要使用魔法必须有一定的学识,并且只取所需。要能够懂得点亮一根蜡烛便会制造一处阴影的道理…… ”

——厄休拉?K.勒奎恩,《地海巫师》,第43-44页

这个世界、平行世界、宇宙、多元宇宙中的所有物体都处于一种平衡状态之中。这是一种宇宙平衡,在这种平衡之中每一个作用力都有着与其力量相等、作用相反的反作用力。光与影的平衡,正与负的平衡,反物质与物质的平衡,等等。在这个方面又存在着魔法的另一个秘密:魔法师总是站在中间的平衡点上,公正地审视平衡的两端。魔法师必须通过他的平衡点观察那些退后与前行的能量现在的情况,然后做出选择,以保证这个选择不会打破世界的平衡,引起混乱和魔法伤害。我也会用这些原则来规范我日常生活中的行为。比如:如果我将一定数量的时间放到过去,那么我就会自动地调换同等数量的时间去到未来——不论是几年、几十年、几世纪、几千年,还是几亿万年。

第五节:生命之环

从魔法角度观察生命和从世俗角度观察生命之间最重要的区别之处便在于对伟大的生命之环的认识。在世俗世界的眼中,时间是线型的——也就是说,将时间看作在一条直线上不断前进,从开始到中间到结束。但是对于魔法人士来说,尤其是魔法师,所有的时间都是一个圆,逝去的东西最终又会回到原点。这一点在生命之环中表现尤为明显——每一种生物的旅程都从出生开始,历经生活,然后死亡,最终又回到原点重生。就像我们看着年轮(the Wheel of the Year)通过四季不断循环——从新生的春天,经过成熟的夏季,到收获的秋季,最终到荒芜的冬天,然后又是春天,再次循环——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跟随着生命之环循环。

这种生命之环永不停歇,但又是在无止境地替换。与其说它们像一个圆,倒不如说它们像一个螺旋弹簧——一个螺旋形的物体,一个没有终点的螺旋,就像为所有生命勾画了蓝图的DNA分子。我们每一次转向,都会在进化的路上前进一小步。这里所说的进化并不仅仅是指身体上的进化,还有灵魂方面的,我们每一次转向,意识就会增强一次。无生命的石头会因细菌的侵入而破裂成为土壤,最终培育出植被和蔬菜。食草动物啃食植被,由此草的精髓便转移到动物等级之上。食肉动物以食草动物为食,因此食草动物的精髓便又上升到食物链的另一个等级。在我们的每一次生命之中,我们获得经验、吸取教训,我们的智慧和意识变得更加深厚。然而,在进化过程中转向的并不是我们的自我意识,而是学习者今生的自我感。意识是永恒的,进化是群体的共同进化,是所有生物共同享有的领域。魔法师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调整”超出个人的关系和信息网络,每一次都从他对其的调换和识别中获益。

就像我们是从妈妈的子宫的一个小小胚胎成长为婴儿、孩子、青少年,最终成为一个成熟的成人一样,大地母亲也是将所有时期的生命从单细胞有机体培育成简单的无脊椎动物(没有脊柱的生物),再到有骨骼、有精细的神经系统的复杂动物。地球上整个生命进化过程都可以被看作是在一个巨大生物的胚胎中的发育和成熟,这个生物就是大地母亲。我们和古希腊人一样,称她为“盖亚”,而且我们还是她的身体和生命的一部分。我们的灵魂和她的灵魂是一体的——就像小小的雨滴一样,不管在哪儿都和水是一体的。

有一句非常著名的话语可以用来描述这个伟大的真理:“胚胎重演律:个体发育重演系统发育。”可以这样翻译:“每个生物的个体的发育史都会重现种族的发育史。”只有门真正地比“物种”意味着一个更为广阔的种类。脊髓物门,我们也是这一门中的一部分,这一门中包括所有拥有脊柱的动物,也包括一些只有基本的脊髓没有脊椎骨的简单生物。但是我们每个人,随着我们从一个微小的胚胎开始成长,都会经历我们所有祖先的所有发育阶段,从一个单细胞,到长出鳃、尾巴,再到全身覆盖着毛发。同样的,我们个人的发展也会影射盖亚自身的发展,和我们一样,永无止尽地在每一代的发展中重复,向着一个更加伟大的意识不断前进。

第六节:时间之轮

对于一个魔法师来说,时间并不是线性的,而是一个盘旋向前的循环周期。时钟的分针不停的转圈,但是每转一圈就又会往前一个小时。每个星期的日子在不断循环,却也凭借每个月的循环往前发展。季节通过巨大的年轮循环改变,春天总是在冬天结束之后随之而来——但是年也随着世纪和更加漫长的时间段的更替而不断往前滚动。所有的事物都通过时间的循环向前发展,但是每一个小循环都是一个更大的也在不断发展的循环的一部分,因此,没有物体会永远保持在一个位置。但是它也不仅仅是向前发展。下一个较大的循环会带领我们在每个转点进入下一个循环。

在宇宙中,那些螺旋的周期也在继续……地球从早到晚不停地自转,月球也在围绕地球转动。但是地球和月亮也在随着季节的变化围着太阳转——所有其他的行星、卫星、彗星等等都一样。但是旋转每一年都会将我们带到不同的地方,因为太阳系也在围绕着银河系转动,同样的还有其他的恒星系统。当然,银河系本身也在宇宙中不停转动……整个事情就是这样。

这里有一个我们绘制的有关时间之轮的图案。其中一些非常规则,就像钟表装置一样,还有一些很不规则,而且实际上我们也一直在努力试图为其设定一个合适的公式。

地质时代(Geological Ages)(3700万年)

地球历史上我们经历的最长的一个周期,我们称之为地质循环(Ge代表盖亚,大地母亲的原始希腊名,所有的科学和魔法都与地球有关——比如地质学geology,地理学geography,泥土占卜geomancy,地球物理学geophysics——都是以ge开头的)。正如一个人的年龄阶段可以分为婴儿、童年、青少年、成年、中年,以及老年,地球的年轮也有其特定的时期和名称。大多数情况下,对某个时代的命名都是基于那时期的岩石和化石第一次被发现的地点和时期,以下图表中罗列一些地质时代的名称和持续时间。这个时间表格开始于第一个被发现的复杂生物体,这个时代被称为寒武纪,所有在这以前的时代都被简称为“前寒武纪”。

(在这个地质年代周期表中,数百万年=“my”;数百万年前=“mya”;数年前=“ya”。)

我有一个简单的记忆术(记忆技巧),使用这种技巧你便可以记住所有的时代名称:通过它们的首字母缩写COSDC.PTJC.PEOMPPR进行记忆。你可以这样记:“Camels Often Sit Down Clumsily. Perhaps Their Joints Creak. Possibly Early Oiling Might Prevent Permanent Rheumatism(骆驼常常坐下时很笨拙,也许是它们的关节在嘎吱作响,可能早点涂抹润滑油能够预防永久的风湿病)。”也就是:Cambrian(寒武纪), Ordovician(奥陶纪), Silurian(志留纪), Devonian(泥盆纪), Carboniferous(石炭纪); Permian(二叠纪), Triassic(三叠纪), Jurassic(侏罗纪), Cretaceous(白垩纪); Paleocene(古新世), Eocene(始新世), Oligocene(渐新世), Miocene(中新世), Pliocene(上新世), Pleistocene(更新世), Recent(近代)。学好这个你就能轻而易举地给你的科学老师留下深刻的印象!

这些年代中的每一个年代都与其前一个以及后一个年代不同,这是通过盖亚的岩层变化来判定的,就像一本书中被分为了很多章节一样。每一层的化石都非常独特。你可以去到一个像科罗拉多大峡谷一样的地方,在那儿,有几百万年来一直被压制在一起的岩层,它们都被切割并且暴露在悬崖壁上,你能够很明显地看出来它们是不一样的。每一个时代的终点都代表着那个年代以及那个年代生命形态的终结,此时就会发生某些变化。看一看前一页的图表,注意每一个年代的持续时间。其中存在着一个永无止境的周期,平均每一个年代都会持续3700万年。

我们太阳系按照一定的轨迹围绕着银河系的中心转动,跳了一曲持续了两亿年的圆圈舞,这个旅程带领我们在银河系的赤道灰尘平面上大约3700万年绕完一圈。现在许多科学家认为,这可能是隐藏在整个地球生物历史上,经常发生的大量生物灭绝背后的真相。也许那些宇宙灰尘破坏了环绕在太阳系周围的、以柯伊伯带和奥尔特云形式存在的碎片外壳,撞击出彗星和小行星,并将它们投入到太阳系内部世界的轨道之上——有时也会受到撞击进入到我们地球的大气层以内。

历史时代(不同的持续时间)

和生物的历史一样,人类的历史也被划分为不同的时代,这种划分主要是根据制作工具和武器的材料的类型。一般来说,从现代“克鲁马努人”的出现开始,这些年代就如以下表格一样的划分,即使中间经常会有一些重叠的部分。然而重要的是,这些年代的划分并不代表着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在同一个时间从上一个年代进入到下一个年代;甚至当今世界上仍然有一些文化还生活在石器时代!

虽然以上的历史时代的列表更像是线型的而不是循环的,但是其中的一些划分与星座年代(astrological ages)近于重合,与黄道十二宫的十二个星座是一致的。这些星座年代或者“京年”是建立在分点岁差(the precession of the equinoxes)(分点意为“昼夜平分”)上的。一年有会出现两次昼夜平分点(3月21日和9月23日),此时白天和夜晚的时间长度是一致的。但是精确一点来说,昼夜平分点是想象出来的地球赤道(称为天球赤道)延伸面与黄道平面(也被简称为黄道:太阳系的赤道,也是太阳经过黄道十二宫星座的路径)在天空中的交叉点。地球的旋转轴(连接两个极点的一条直线)与黄道面形成23.5°的夹角,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有四季,是因为每个半球(南半球和北半球)在轮流靠近和远离太阳的过程中所受到太阳直射的角度不同而形成的。

这两个平面(天球赤道面和黄道面)相交形成两个点,就是春分和秋分(the Vernal [Spring] and Autumnal [Fall] Equinoxes)(注解1)

当古巴比伦人在公元前两千年发明了黄道日历之时,他们应用了在春分之日白羊的偕日升来标志着一年的开始。“偕日升”是指一个星座在太阳将要升起之前升起。然而,因为分点岁差,慢慢地白羊座不再在春分时同太阳一起升起。

分点岁差,也被称作柏拉图年,是因为地球极轴的缓慢摆动引起分点明显的向西移动造成的。就像是抽陀螺,当它转速减慢时会有略微摆动,地球也一样。它围绕着自己的极轴完成自转,但是同时这个极轴也在空中慢慢画圆。这个圆有一个23.5°的半径,耗时26,000年才画完。

今天,北极指向北极星;12,000年以后它会指向星座中的织女星。(注解2)

在地球画这个26,000年的圆的过程中,黄道十二宫的12个星座中的每一个都会轮流地在春分这一天与太阳同时升起。但是,流程却是相反的。在常规的黄道十二宫的流程中,太阳是从白羊座移动到金牛座,而分点的移动方向则是从金牛座到白羊座。

因为地球完成一次360°的岁差摆动需要26,000年,这就意味着每一个星座偕日升的时间会占据30°的角度,或者说是2167年。这样一个时间段就是一个世界年(World Age),或者是一个黄道带京年,指的是某个星座在春分日偕日升的那个时间段。以下是从冰河世纪开始的星座标识和时间段,包括下一个水瓶座京年。同时我还列出了差不多与之一致的历史时代。

宗教时代(500年)

人类历史上另一个有趣的周期或者新纪元大约500年出现一次。这些时代见证了一些重要宗教的依次盛行,通常这些宗教都是通过空想预言家的宣传而开始盛行的。以下的表格就列出了这些纪元和其间的一些预言家。

文艺复兴(60年)

每隔差不多就60年的样子,至少在最近的几个世纪非常规律,西方的文明史就会发生一次文艺复兴(“重生”)。每一个时间段都见证了美术、诗歌、音乐、文学、戏剧、文化、科学、精神,以及“乌托邦”团体的盛行。为什么这种循环每六十年一次呢?也许是因为不断重复出现的一代又一代“文化创造者”的平均寿命是六十年,他们出生、改变世界、死亡,然后一次又一次的重生……这也就是复兴(renaissance)的意思。下边的那个表格便是我已经归纳好的每一次文艺复兴的时期,同时我还预测了接下来将会出现的几次复兴。

还有很多的循环周期我在此书中没有罗列出来,比如战争周期(20年),太阳黑子周期(11.1年)。事实上,还有很多较短时间的循环周期是18.2年,9.2年,8年,以及5.91年。有些循环其实已经开始加速(或者崩溃)了。几千年来,地球的舒曼谐振波Schumann Resonance或者脉搏(“心跳”)一直在6-12Hz(赫兹:周每秒)之间波动,平均速度为7.83Hz。自从舒曼谐振波被发现之后,军方已经将它作为一个可靠的数据来使用。然而,从1980年开始,这种谐振的频率就已经开始慢慢加快。现在已经超过12周每秒了!

许多这样的各种各样的时间周期看起来似乎是独立的,就像时钟的指针一样以不同的频率移动着。但是,也正如时钟的指针和日历会在新年前夜的午夜走到一起同时敲响一样,有时,整个一连串不同的周期会在同一时刻所有的频率都能匹配。我们将这个时刻称为“大奖累积的一年(The Year of the Jackpot)”——科幻小说作家罗伯特?海因莱因从赌场的老虎机中所有旋转图像排列成行的方式中杜撰出来的术语。在这种“累积赌注”的时刻,许多周期的同时发生会引起一个“同步波”的高峰——就像一次短暂的海啸(“潮汐的波浪”)。在这些时刻,魔法的力量会大大增强,而且——就像骑在巨大的碎浪上的冲浪者一样——所有派别魔法师和巫师都能够完成那些在平时看来难以完成的令人惊异的魔法施放。21世纪即将到来的几年就将是这样的时刻,而2012就是下一个“赌注累积”的年份。

第七节:时间旅行

想象一下你正沿着一条起伏的乡村小径漫步。有时这条小径会带你去深谷,森林在另一个方向。你看不见森林,也看不到你前方的路。但是你手上有一张地图,一路上的地理标志地图上都有标记。最终,你选择的小径把你带到了一座小山的顶端。从山顶上眺望,你能看到你曾经走过的路;你还能看到在你前方还未走完的路——至少,你能看到这条路一直延伸到下一个山顶。因此,站在这个有利位置上,你需要拿出你的笔记本,为你前方的路画上一幅新地图。在上面标注你从这个山头到达那个山头的河流,森林,露出的岩石,村庄,沙漠,沼泽,以及你不得不经过的其他的地貌特征。

这就是跨越时间出现在魔法师面前的必经之路。随着时间之轮不停地转变,每一次我们过渡到一个相同的季节,就像是我们又到了一个小山顶端。如果我们知道怎样往前观望,这个有利位置就会让我们看到下一次时间的轮回——也就是穿越山谷到达下一个山顶的路径。古往今来,许多先知、预言家,以及高瞻远瞩的人都已经预见了这样的历史同步性波和同步性周期的高峰时期。他们留下了记录完整的预言书——这些预言书被看做是“时间的路标”。虽然这些诸如诺斯特拉德马斯、埃德加?凯西,以及希普顿修女之类预言家通过他们的洞察力,能够在他们那个年代为现在提供一些有趣的时间“地图”,但是他们也只能从他们站立的那个高峰看到下一个高峰——也就是我们现在站立的这个高峰。那些预言地图现在已经被淘汰了,并且再也不能指引我们前进的道路。现在,我们应该制作一张新地图,制定一个新的未来——一个我们能够通过魔法创造的未来。下面,就由我来告诉你们一些关于使用魔法改变未来的小故事……

在20世纪中期,那时我还很年轻,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无可非议地相信全球核毁灭(炮火毁灭)是不可避免的,而且近在眼前(任何时候都可能发生)。那个年代的所有有关未来的电影预先假定人类文明即将在一次核战争中毁灭,而且任何活下来的人都会在有着放射性辐射的废墟中忍受着变为丑恶的变种人。1960年,乔治?佩尔(George Pal)根据赫伯特?乔治?威尔斯(H.G.Wells)的小说制作了一部出色的影片《时间机器》(The Time Machine),在这部影片中,他很自然地囊括了主人翁们乘坐时间机器去到未来并经历了一场核战争的场景,自此以后,这种思想深入人心,根深蒂固。但是那个故事重要的一个部分是在某个瞬间扫过时间机器仪表盘上的“里程表”,上面显示了日期。因此,佩尔让时间旅行者们在那次大型的核战争爆发的那天做了一次停留。而仪表上的日期显示的是“1966年”——也就是电影公映时间的仅仅六年以后。

但是,当1966年来临的时候,我们并没有爆发核战争。取而代之的是发生了一些事情,并永远改变了我们的未来。在那年九月,一个新的电视剧首次露面,带着一个关于未来的全新的视角——没有毁灭,而是团结的人类在不同星球之间旅行。我相信你已经猜到,这部电视剧就是《星际迷航》(Star Trek)。这部科幻电视系列剧的创始人是吉恩?罗登贝瑞,据说他是这样解释他拍摄这部电视系列剧的原因的:“我正试图展现一个对未来的全新憧憬,来强迫人们选择星际旅行,而不是全球核毁灭。”

最后他也做到了——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魔法壮举之一。四十多年前,六部电视系列剧(都是由辛迪加企业联合组织[syndication]连续推出的),和十部电影创造了一个未来,这个未来激发着我们的想象力和技术革新力,也让我们魔法意图的最伟大宗旨前所未有地明朗起来:“去探索陌生的新世界;去寻找新生命和新文明;大胆地探索那些没人去过的领域!”

这一切都必定会应验。真正的魔法师知道,预知未来最好的途径就是创造未来。

第八节:伟大的事业

“在无限、不确定,及有限中发现绝对,这就是杰作,圣人的伟业。”

——艾伯特?麦基,《道德与教条》

现在我们进入一门新的课程,伟大的事业。根据金色曙光会的秘则(the Hermetic Order of the Golden Dawn),他们的目标就是“掌控自然和个人自身的力量。”但是这仅仅是第一步。伟大的事业最终的目标是去援助、支持,以及培养意识的演变,以取得下一次的巨大突破。在东方的传统中,这叫做教化(Enlightenment)。它是精神的全面觉醒,在这种觉醒之中,一个人生命中每一根纤维的经历都与他人的生命跨越时间和空间紧密联系在一起。它是大脑两个半球与同步意识的一体化,而不是彼此之间的正常交替。在魔法中,我们将其称为羽化登仙——字面意思上来说就是神化,或者“变得神圣”。

觉醒

就像在幼儿的时候,我们的意识会自己慢慢觉醒一样,盖亚也处于自身的行星觉醒临界值上,她的意识也在慢慢觉醒。这也许源于一种全世界的心灵感应。但是我认为网络的出现和迅速发展便是具有全球化意识的科技媒介发展的开端,通过这种意识,这种觉醒必然会发生。我相信,现代计算机操作台对双手合作的要求不仅刺激了人类休眠的右脑,而且刺激了两种形式的精神力同步性成为一种新的双手通用意识,这种意识还能支撑盖亚已经觉醒的大脑。因为随着我们自身大脑意识的觉醒,我们大脑中数以亿计的神经细胞便会相互作用、互相连接,为此我们应该参与到盖亚自身的觉醒——以及我们全体的神化中来。

科学家和哲学家德日进神父(Teilhard de Chardin)(1881-1955)将这种普遍意识的觉醒设想为一个“欧米伽点”——整个创造和进化目标的最终完成。这应该是特指地球上所有生物的个人意识联合成一种单一的集体意识。他说:“我们使用一种和谐的集体主义意识面对某种超意识(superconciousness)。地球不仅被无数思想的微粒覆盖着,而且被包裹在一个拥有独立思想的信封中,也被包含在一种单一的一致思考中。”(《人类现象》(The Phenomenon of Man),1955年)

离散

我们站在进化过程中的一个伟大的十字路口上;这也许是整个生命历史中最具批判性的年代。目前存在于这个星球上的威胁着所有生命的技术,都可以用来制造星际飞船,带领我们的孩子穿越银河系。也许人类也想要成为盖亚的孢子。繁殖是所有生命系统的基本功能,而只要是有生命的星球,就可以完成繁殖。

我相信在本世纪末之前,我们将会看到人类开始伟大的离散,分别去到不同的星球。离散意为“分散”,或者“驱散”——尤其是指一个有着同样起源的民族,例如在公元70年,耶路撒冷受到罗马人破坏后离散的犹太人。但是离散(Diaspora)这个单词的词根speirein,意为“播种”,与播撒种子的意思是一样的。建立宇宙空间移民区,开垦月球、火星,或者泰坦上的荒地——就像尼尔?杨(Neil Young)所唱的那样:“将自然母亲的银色种子撒向新的家园……”——也许是一个科技发达的物种进化的最重要的目的之一。

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盖亚的籽苗将会在最远星球的土地上培植出新的根系……


文章来源:wuli法师 www.blgqem.cn http://www.blgqem.c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第三课:大自然的元素

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